冷灰
24号文字
雅黑

1511章 言不由衷,自取其辱

作者:我本疯狂更新时间:2019-09-09 06:14:24
  秦风来到二楼主卧的时候,王阿猛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,睡得很熟,呼噜震天。

  事实上,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稳地睡觉了。

  这也是他在过去一段时间酗酒的缘故——喝醉了也就不会担心和胡思乱想了,才能睡着。

  然而——

  即便每天喝得醉醺醺,他在过去这段时间里依然睡不好,每天都会做噩梦惊醒,而且不止一次。

  他梦到过自己出席父亲的法庭审判,听到父亲被判入狱的情景;他也梦到过自己去监狱看望父亲的情景;他甚至梦到过父亲被押着上刑场的情景!

  每一次噩梦惊醒,他都有种心脏被人攥在手中的感觉,很是揪心。

  “阿猛!”

  秦风走到床前,拍打着王阿猛的肩头,呼唤道。

  唰!

  睡梦中的王阿猛,猛然惊醒,瞪大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秦风,一脸茫然,典型的身体苏醒,意识还未苏醒。

  三秒钟过后,王阿猛的意识才彻底苏醒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杨砾来了。”秦风说道。

  嗯?

 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,王阿猛的睡意荡然无存,瞳孔瞬间放大,眉目之间涌现出一抹惊怒:“他来干什么?”

  “他来低头和道歉。”秦风回道。

  “呃……”

  如同先前张欣然、陈静和苏妙依三人一样,王阿猛瞬间呆住了。

  因为对秦风的信任,王阿猛相信自己的父亲最终会平安无事,但他没有想过杨砾会主动登门道歉!

  “走吧,穿衣服下楼,我们一起去见他。”秦风见状,笑着再次拍了拍王阿猛的肩头。

  “好!”

  王阿猛下意识地点了点头,脸上震惊逐渐被激动所取代!

  没错……

  是激动!

  自从秦风被逼迫离开华夏之后,王阿猛和曾经那群大院子弟,被杨砾等人压制得抬不起头,甚至可以用骂不还嘴、打不还手来形容。

  除此之外,王志国还成为了上次燕京林枫被踩事件的牺牲品!

 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,杨砾如今主动登门道歉,王阿猛怎能不激动?

  当秦风带着王阿猛来到楼下大厅的时候,张欣然、陈静和苏妙依已经在大厅里等候了。

  与此同时,杨砾在张欣然司机的带路下,朝着别墅主建筑走来。尽管杨砾在来到别墅之前,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并且多次暗示自己,甚至用韩信的胯下之辱来麻痹自己,但进入别墅之后,心中的屈辱始终挥之不去,以至于他的步伐

  看上去极其趁沉重,那感觉像是去赴死一般。

  事实上,对他而言,主动登门向游龙一方道歉,从某种意义上说,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以接受!不过,杨砾毕竟出身于杨家,从小被熏陶,而且在官场磨炼多年,有着很深的城府,当他走到主建筑门口时,还是凭借强大的自控力控制了自己的情绪,整个人看上去很

  平静。

  然而——

  这份平静很快被打破。

  当杨砾步入主建筑,看到秦风、王阿猛、张欣然、陈静和苏妙依五人都在场之后,他的表情还是不受控制地一变。

  心中那份爷变孙子的屈辱感,险些将他的心理防线冲垮!

  “呼……”

  杨砾深吸一口气,再次强行压制住内心的屈辱,尽量无视其他人,将目光落在秦风身上,“您好,游龙大师。”

  没有回答,秦风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杨砾。

  而王阿猛、张欣然、陈静乃至一向善良温和的苏妙依,都一脸不善地看着杨砾,那感觉仿佛在说:你也有今天?

  秦风的沉默,让大厅陷入了诡异的安静,气氛令杨砾感到窒息。

  尤其是看到秦风几人的表情时,杨砾甚至有一种掉头走人的冲动。

  最终,他压制住了冲动,说明了此行的目的:“游龙大师,我想和您谈谈。”

  “可以,就在这里谈。”

  秦风开口了,他知道杨砾想与他单独谈,怎能如杨砾所愿?

  “好吧。”

  杨砾闻言,只好将所有身为杨家新太子的尊严与骄傲拿去喂狗,沉吟了一下,道:“游龙大师,我今天前来是想和您谈西江会所的事情。”话音落下,杨砾直勾勾地看着秦风,他严格按照来之前的计划执行,没有提及王长青、王铭父子,只是说西江会所的事情,而且用这种笼统的方式,避免被留下话柄,从

  而转化为新的证据。

  “洗耳恭听。”

  秦风依旧面无表情。

  而王阿猛几人则是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杨砾,仿佛在欣赏小丑的演出。

  “游龙大师,我为我昨天在西江会所所做的一切向您道歉,同时希望能够息事宁人……”杨砾斟酌了一下,再次开口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?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秦风问。

  “我不应该在桃花坞套房里羞辱您的朋友,而我的保镖为了阻拦您的朋友出手,也伤到了您的朋友。”

  杨砾小心翼翼,依旧不提及王长青出手对付秦风的事情。

  因为,这件事情是他和杨家陷入被动乃至要坠入深渊的核心所在!

  “那你应该向我的朋友道歉,而不是向我道歉。”秦风正色道。“游龙大师,我答应您的要求,但如我之前所说,我希望能够息事宁人,无论是这件事,还是过去的恩怨,一笔勾销,大家都平安无事,您看怎么样?”杨砾很隐晦地表达

  了自己的意思。

  “你先道歉,我们再谈其他的。”秦风缓缓开口,语气毋庸置疑。

  唰!

  再次听到秦风的话,杨砾脸色微微一变,他盯着秦风足足看了好几秒钟,才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“王阿猛,对不起,我昨天在西江会所不应该挑衅你、羞辱你,请你宰相肚里能撑船,原谅我的行为。”

  杨砾第一次将目光投向王阿猛,他看着曾经在他眼中连狗都不如的王阿猛,语气生硬地进行了道歉,就差将言不由衷四个字写在脸上。

  “我不是宰相,肚子里也撑不了船,只能装点酒水。”

  王阿猛看得出王阿猛是言不由衷,当下戏谑地笑了起来,“另外,我王阿猛有自知之明,您杨大少的道歉,我可承受不起。”

  “游龙大师,您也听到了,您的朋友不接受我的道歉。”

  耳畔响起王阿猛的话,望着王阿猛脸上讥讽的笑容,杨砾气得身子微微发抖,嘴角抽搐,但还是凭借强大的自控力,没有发火,而是将目光投向了秦风。

  “那就不用谈了,你走吧。”

  秦风淡淡回应,挥了挥手,那感觉像是在驱赶一只苍蝇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杨砾终究还是没忍住,对秦风的称呼瞬间由您变成了你,脸上也涌现出了一丝怒意,“游龙大师,你确定要这样么?”

  “很确定。”

  秦风冷笑一声,道:“当然,如果你实在赖着不想离开,我不介意把你赶出去。”

  “王阿猛,难道你一点都不想见到你爸?”

  感受到秦风的强势,杨砾选择避开锋芒,转而看向王阿猛,近乎赤~裸地威胁道。

  “我艹……”

  面对杨砾的威胁,王阿猛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,当下要发飙,但最终又将后面的话憋了回去。

  “游龙大师,据我所知,王阿猛的父亲王志国被人冤枉,如今面临牢狱之灾,若是我们能够化干戈为玉帛,我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做点什么,让王阿猛的父亲沉冤昭雪。”

  杨砾最终摆出了自己的筹码,选择‘明牌’。

  “阿猛父亲的事情,华夏上流社会人人皆知内幕,所以你不用在这里演戏。”秦风冷冷道。

  这一次,杨砾没有吭声,他在等秦风的选择和最终答复。

  “另外,在我这里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——人网永远不可能凌驾于法网之上!”秦风义正言辞,声音响彻杨砾耳畔,“回去告诉你家长辈,阿猛父亲是否违法,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审判!而你指示王长青杀我一事,严重违背华武组织和法律,必须承

  受相应的后果!”

  …………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